移动龙钢

杏儿黄了
发布日期:2017-06-16    作者:同哲    
0

杏儿黄了

  我家的庭院中,有一棵杏树,上次回家,杏儿已经慢慢变黄了,临走的时候,母亲非让我摘上几个。虽然这棵杏树已经有些许年头,也长得枝繁叶茂的,但是今年杏树上的杏儿零零散散的很稀疏。我便推辞到,说:“算了吧,等下次回来了吧”,母亲却说:“你不是最喜欢吃这种刚变黄的杏儿,等下次回来,杏儿就变软了”。我不由得心里酸酸的,这颗杏树承载了母亲那不善表达的爱。
  我记得这棵杏树还是小时候有一次吃完杏,母亲把它埋到家里菜地的土壤中,没想到它竟然破土而出,长出了幼苗,那时候我就盼着小幼苗快快长大,赶快结出黄橙橙的杏儿来,可以让我大饱口福。 后来听母亲说,用杏核种出来的杏树,是结不出果实的,必须通过嫁接,才可以长出杏儿来。小杏树被嫁接之后,一天天的长大,我也在求学路上,由每天回家到每周回一次家再到节假日或一学期才回趟家。
  每逢早春时节,小院里的这一株杏树率先开花,满树的繁华绽放枝头,香甜的花蜜引来阵阵蜂蝶,看那一丛丛、一簇簇的小花朵,从树枝一直开到树梢,淡雅清新却又千娇百媚。它是这小院来的最早的一抹春色,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抹风景。一阵春风吹过,满树的杏花随风摆动翩翩起舞,像精灵,又似小仙女。等到长出果实的时候,杏树葱茏一片,青色的小果实怯怯的在层层叠叠的枝叶下暂露头角,它们也想看一看外边的精彩世界,也想瞧一瞧这个红砖青瓦的农家小院。

杏儿黄了

  记得杏树刚开始长出杏儿那年,杏儿成熟时候,我刚好赶上在家,翠绿翠绿的树叶下,零零散散挂着几颗黄橙橙的杏,吃到口里酸甜酸甜的。那时候我就想着,希望小杏树再长大些,那样就可以结出更多香甜的杏来,好让我吃个够。
  现在我已身为人母,早已退却了青葱少年的天真幻想,每天疲于为生计奔波劳累。但每到杏儿黄了的时节,看着母亲捎来我最喜欢的杏,我的眼角总是潮湿一片,有太多的牵挂在我心底波涛汹涌、汇集成思念的长河。小杏树老了,结的果实一年少于一年,它用它的兴盛一生支起了我整个甜蜜的少年时期;父母也老了,满头的白发、迟缓的动作,布满皱纹的双手,好似这年迈的杏树一样,已经不能再为儿女们做更多的事情了,但他们却仍在家乡守望着自己的儿女,惦记着他们回来,却又害怕打扰他们的工作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时光,请求你再走慢些,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我的父母,让他们在为儿女倾尽一生后能安享晚年,笑容永存!    (同兴公司:同哲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