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必赢登录|必赢766net手机版|在线投稿

食品为何成为物价上涨“第一推手”?
发布日期:2011-11-18    
0

11月15日,在济南一个超市里,普通白菜售价为每斤2.5元。 10月份物价上涨创下25个月来新高,在新涨价因素中,食品类价格上涨10.1%,为CPI涨幅“贡献”了74%。一时间,农产品价格上涨再次引起各方热议。新华社记者 范长国 摄   

  新华网北京11月15日电(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董振国、宋振远、苏万明、王军伟)10月份物价上涨创下25个月来新高,在新涨价因素中,食品类价格上涨10.1%,为CPI涨幅“贡献”了74%。一时间,农产品价格上涨再次引起各方热议。

  针对本轮农产品涨价,出现了“供需失衡说”“中间加价说”“热钱炒作论”等众多解释。为弄清真相,记者深入河南、山东、广西等农产品主要产地调研发现,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加速,农产品生产三大“基础成本”——生产资料、劳动力和土地价格刚性上涨渐成常态,长期被低估的农产品正通过涨价回归价值,进入趋势性的上涨通道。

  有关人士提醒,农产品生产进入“高成本”阶段后,食品价格容易受到借势炒作等因素影响,这为物价调控提出了新课题,值得密切关注。

  农资“刚性涨价” 助推粮价“攀升”

  受石油、煤炭等资源类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,近年来,化肥、农药等农资价格总体呈上涨态势。而且由于“能源短缺”长期存在,决定了农资成本难以下降。

  在山东省济阳县,农民郑庆河详细给记者算了一笔投入账,一亩小麦生产资料投入达450元左右:农机收种花费近100元;一季小麦浇三遍水约60元;化肥约220元;农药约60元;种子约10元。按小麦亩产400公斤和目前粮价计算,农资成本抵消了毛收入的56%左右。

  “相对于化肥价格的上涨,现在粮食涨价幅度并不大。”山东省巨野县种粮大户王景山租种200亩土地。他说,现在看来,粮食单产短期内不可能大幅增加,而且产量主要靠化肥撑着。近些年,多数农资价格已经翻倍,但种粮效益却屡屡徘徊于亏本边缘。

  在蔬菜、水果等农产品领域,同样存在农资成本高涨的现象。河南省商丘市的老菜农金献荣说,肥料、农药年年涨价,现在种菜成本比以前高了不少,一包50公斤重的复合肥价格要180多元,开春施肥季节价格更贵。金献荣今年种了15亩茄子、6亩西瓜,大部分的投资都花在农资上。

  “这十年,不少工业品价格翻了几倍,但小麦、玉米价格涨幅只有40%左右,这算多吗?”不少农民对记者表示,工农产品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的“剪刀差”。

  许多人将农产品涨价归结为自然灾害、加工环节、货币政策和人为炒作等,但从实际情况看,这些还只是“结构性、阶段性、季节性因素”,难以解释农产品价格持续走高的特点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等专家表示,从长期看,农资价格上涨等生产成本上升,才是农产品涨价的趋势性原因。

城市务工“涨薪” “拉升”务农成本

  近年来,随着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流入城镇,“用工荒”现象也在一些地方的农业领域出现,导致农村劳动力价格迅速上升。

  在山东省临沭县石门镇金岭村,66岁的农民李景美说,一亩小麦从播种、管理、收获、入仓到销售,要动用劳动力20个左右。原来,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较少,都是自己耕种,“自己给自己打工”,劳动力成本被忽略了。近年来,农民进城务工收入大幅提高,拉动务农用工成本迅速上升。

  在广西凭祥市夏石镇,农民苏端荣种了100多亩甘蔗,近期砍甘蔗时劳力的短缺使他发了愁:“山地甘蔗收割无法实现机械化,全靠人力,但每天开60元还找不到本地人干活。”

  人工成本迅速上升助推农产品价格上涨。以糖价上涨为例,近日广西物价部门下发通知,将普通糖料蔗收购首付价由260元∕吨提高到350元∕吨。不少糖厂厂长告诉记者,近年来,蔗区劳动力相对稀缺,企业不得不提高用人成本。

  广西糖业协会理事长农光分析,此番糖价的大幅上扬与干旱造成的甘蔗减产、游资炒作都有关系。“但是农村劳动力的大量减少和成本上升,是近年来糖价持续走高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指出,我国在工业化、城镇化发展过程中,劳动力、资本、土地资源快速向城市流动,农村的生产资源相对减少,今年农村的劳动力成本也上升了,如新疆的采摘棉花报酬现在是按公斤算,采摘一公斤皮棉需要3元钱。

  国际金融危机后,由于一些地方出现“用工荒”,农民工的工资普遍上涨一两倍,“这会推高从事粮食生产的比较成本”。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会长包永江认为,随着我国经济进一步回暖,务农劳动力成本将进一步提高,农产品尤其是蔬菜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必然会更加高昂。

城镇地价“高涨” 传导农地“看涨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随着城市地价快速上涨,拉动了城郊地价,并进一步传导至农业地价。此外,一些农业龙头加工企业和种植大户,大规模租地经营,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农村地价,从而抬高农产品生产成本,推升农产品价格。

  “现在农田租赁价格这么高,过去不敢想。”在河南虞城县,农民王家福今秋出租了6亩责任田,每亩每年1000元,一租5年,对方租种用来种植药材。他说,近年来中央强调发展现代农业,当地租种土地大规模种植芍药、西瓜、西红柿等高效作物的人越来越多,抬高了地租。

  甘蔗种植大户苏端荣也感受到地价上升带来的压力。两年前,他租一亩旱地种甘蔗仅花200元,坡地仅花30元,今年租地价格涨了一倍。

  “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加速推进,农地的潜在价值日益凸显。”郑风田说,在同一单位的土地面积上,务农和其他行业的收入差距达到了惊人的地步。“在北京四环附近,用一亩地建商品房和种小麦,收益要差30多万倍。”

 

涨价反映“价值回归” 改善食品价格调控

  周望军坦言,价格上涨有些趋势是长期的,比如由于土地、劳动力成本的提高,农产品价格会是一个长期的上涨趋势。

  “农产品价格的新一轮上涨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产品价值的理性回归。”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秦庆武说,我国种粮成本早就居高不下,但粮食价格却长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。

  “食品价格上涨成为物价‘第一推手’,也有统计因素。”有关专家坦言,在当前CPI统计结构中,食品价格比重约占三分之一,“这样大的比重仍带有短缺经济时期的特点,与食品占居民支出比重已显著下降的发展现实不相适应”。

  “总体来看,食品价格上涨有利于提高农民务农收入,保护农业生产积极性;但也会影响城乡困难群体的生活水平。”秦庆武等专家认为,政府应改进价格调控政策,厘清炒作上涨和趋势性上涨等不同情况,分类调控。另一方面,应采取制度性措施,改进物价统计结构;同时应完善食品涨价与贫困户补贴挂钩政策,确保城乡居民生活水平不下降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